Everything About Grades

高二上学期,第二次月考之前的一个周末。我按照计划,去海光寺旁的家乐福超市采购生活用品。 不知为何,那天超市中人异常地多。我在熙熙攘攘中匆匆选购后,挤过人群去收银台排队。清晰地记得,每一条队伍至少有百人长,从结账处排出几个货柜街区。

在等待的过程中,我感到头有些晕,但却并未在意,因为这是逛超市常有的事情。 回到宿舍后,我发现自己发烧了。

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感冒,是一次影响远超出我想象的重流感。 持续一个多月之久,愈后复发,反反复复,直至学期末将近时,体温仍然在持续低烧状态下,从未稳定下过 37 度。 持续的流感损伤了心脏。原本健康的身体,开始出现焦虑、恐慌发作,伴有不时来折磨的心律失常和期前收缩,一直延续到高考结束。

本正在稳定上升中的成绩,突然开始无征兆剧烈波动。 而高中的一切,都有关成绩。 在大家都用健康的身体去燃烧,去拼搏的时候,你只是负担不起——哪怕一次变动。

如果没有那次去超市采购的计划,或许,哪怕我看到了长长的队伍便选择放弃,也不至于会有今天在这所大学的一切。 从高二上学期,到高考完毕,被录取。除去高二下学期末,有那么一段时间,感觉到身体状况明显好转外,是我所感受最黑暗、最绝望、最彷徨的时日。

这之间的成绩曲线,记录于此。

How I ended my high school with a natural science fiasco.
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