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sketball No More

我从不知道有谁还会去偷这种东西,也许是为了恶作剧吧。那时天已经黑了,它就布满尘土地只身栖息在篮架下。

我也曾想将它仔细保管过,时刻不离视线。然而每当抱球走出宿舍,宿管总是会以「不支持」的异样眼光看我,就如同我是一个只会玩耍、不屑读书的孩子一般。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不允许去的理由。稍微好一些,或许还是一个不足十分钟的锻炼限时。有时我会庆幸:又找到了一个理由为懒惰腾出空间,可以任由自己宅在毫无生气的宿舍中,把身躯腐烂下去。

然而它现在丢了,仅一小时晚自习课的时间。刚发现时,还只是装作镇定地走过篮架,简单环顾。直到第二天早上和中午,疯也似地搜刮整个球场,和它任何一个可能的周围。依然没有踪影。

爸妈说可以写个寻物启事—— 我拒绝了。 「那你还是每天跑步吧。」 「我看看,会尽量的。」 随之回想起开始跑步的那几天。累、疲乏、深气喘。一个又一个动作的重复。出汗、着凉,身心俱疲。大病。病后难以调整的期前收缩。考试失利。

长跑是我的噩梦。当我跑步时,我会记得自己在锻炼身体。如此十分钟后,便不再有斗志做任何事情。

而当一颗篮球作为佐料投入生活,支出着等同或超出的运动量,我却会忘掉自己在锻炼身体。一簌落入篮网的声响给我的愉悦,尚可抵消三十分钟 Asphalt 8 的激战,又何谈加之高中以来第一次大考进年级前二十的满贯。

此刻,天气晴朗而并不炎热。望着楼下空旷的球场,有些失意。我不久会再买一枚,它将有更迷人的光泽,有未经磨糙的清晰纹理,而没有之前的那颗镌印在我心中的意义。懒得强下定义,其实它们一样好。

南开中学 · 高三宿舍楼下的篮球场

还是希望,你能落入一个比我更加热爱运动的人手中。希望他能带你体验更加走眼的球技,去走更多激烈的赛程。而不是像之前一样—— 你的老主人很傻。他只会单手拍着你踉踉跄跄地跑,罚球线起投,姿势都调整不对的三分线起投。和一次又一次连篮筐都没擦到的失望旅程,你一定觉得无趣了吧。

今天晚上下自习,我还会再次走过篮架。也会再稍作驻留,就像看到了那面熟悉的蓝金条纹和 S 商标一样。

+